熱門文章

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

你我身邊的「李老師」

李老師,住在他附近的人都這樣叫他。
他住在台灣某個人口稠密的大都市,年紀三十歲出頭,大學學歷,是個補教老師,很熱心。「熱心的李老師」是家長跟補習班對他常有的評價。如果補教界有「師鐸獎」,他應該會被許多補習班提名。
        他任教過許多家補習班,對學生十分關心,常常把跟不上進度的小三到小六學生留下來單獨輔導數學,如果學生上課太晚,他也會幫忙送回家,家長都很感激他,有些家長會包紅包給他,感謝他的主動加課。
        但他每次離開一家補習班,總來自於學生間抱怨的流傳,抱怨他在單獨輔導時間帶給學生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感,每次只要有這種聲音出現,他就會主動離職。李老師的離開,讓許多家長扼脕,有些家長甚至於會主動打電話給李老師表達慰留,或者責怪自己的小孩亂說話。
        「老師都會摸我。」這是孩子最常講的一句話。
        「沒關係,孩子可能是不想念書,所以才會這樣說,我可以理解而且不會在意,現在的孩子功課壓力太重。」李老師真的非常有愛心。
        「老師只是關心妳,不要為了不想上課就亂說話。」這是家長斥責孩子的話語。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還是一家補習班一家補習班的換,他說他要潔身自愛,所以主動離開,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,但他不會離開補教界,因為他不想放棄他對教學的熱忱。
        七年前,他換到了一家有招收幼稚園及國小學生的安親班,他不只當老師,還兼任起負責接送孩子安全回家的娃娃車司機。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是個稱職的娃娃車司機,不只把孩子送回家,還會等到家長下樓來接走孩子,或者是等孩子上樓跟他在窗口揮揮手才會離開。家長很放心孩子讓他接送,更感謝他的貼心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孩子的父母親都在上班,他會將孩子留到最後幾個才送,他深深的記住每一個他接送的孩子家長可能會在家的時間,並且特別關心。家長感激不已!
        慢慢的,有幾個孩子變成倒數幾個回家的孩子,李老師總會看著這幾個個孩子到家開燈才離去。慢慢的,幾個倒數回家的孩子輪流在某段時間變成最晚回家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某一天,很正常的,李老師把這段時間最後送達到家的孩子送回家,孩子依平常習慣跟李老師揮揮手道再見,打開大門、上樓、開燈
        而當孩子要關門時,赫然發現李老師頂住了門口,跟孩子說他內急想上廁所,孩子很自然的讓李老師進門,李老師也順手把門帶上
        孩子往客廳走,將書包放下,一邊告訴李老師廁所的方向、一邊準備要到廚房拿水喝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並沒有去上廁所,卻是一把將孩子撲倒在地,開始對小女孩上下其手,扯開孩子的上衣,不斷襲擊女孩的胸部,並強吻小女孩。小女孩因不舒服抵抗尖叫,李老師一手摀住小女孩的嘴巴,一邊在小女孩的耳邊低聲說道:「再叫就要殺了妳,以後妳就看不到爸爸媽媽了,而且要告訴同學妳不乖,妳不聽老師的話、沒有穿衣服」。而另一隻手則是把女孩的內褲強行扯下。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被性侵得逞。年紀僅十歲。
        完事後,李老師一面安撫小女孩,一面告訴小女孩,不准跟別人講,因為講了以後,同學會笑她、爸爸媽媽會打她。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因疼痛一直哭泣,李老師軟硬兼施,最後還要小女孩把數學課本拿出來,說要幫小女孩補課,一直到小女孩的爸爸媽媽回來。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起身很有禮貌的告知小女孩的爸爸媽媽,因為小女孩的數學跟不上同學,又不放心小女孩一個人在家,所以特別幫小女孩補課,希望爸爸媽媽不要介意。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的爸爸媽媽哈腰感謝李老師,卻絲毫沒發現李老師的眼光,正惡狠狠的警告著小女孩。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走了,小女孩回房間了。那一晚,小女孩特別早回房休息,小女孩的爸爸媽媽以為小女孩唸書累了,沒有任何的懷疑,還在討論,要怎麼回報李老師對小女孩的照顧。
        就這樣,小女孩被李老師以相同的手法性侵了好幾次,小女孩排斥再去安親班,但卻講不出原因。小女孩的爸爸媽媽求助於李老師,李老師也安慰小女孩的爸爸媽媽,小女孩只是叛逆期到了,不想念書,他會好好開導小女孩的。爸爸媽媽對於能夠遇到這樣的好老師心中無比感激,並私下聘李老師為小女孩的數學家庭教師,也順便讓小女孩在爸媽不在家時,有一個老師可以照顧小女孩。
        一直到有一天,小女孩的媽媽因為身體不適提早回家,為了不打擾到小女孩上課,所以特別小心輕聲的開門。本以為一開門,會見到用心教學的李老師跟用功念書的小女孩
        但,卻驚見小女孩衣衫不整的被李老師壓在地上,雙手被李老師箝制住,臉上滿是淚痕,而李老師正另一隻手正肆意的在小女孩的身上遊走,李老師的性器官也已插入小女孩的身體裡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的媽媽愣了,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事情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對上媽媽的眼睛,被箝制的雙手更加奮力抵抗、雙腳也不斷狂踢、抽慉的嘴更從嗚咽轉為大聲尖叫,一直喊著;「媽咪,救我!媽咪,救我!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以為小女孩只是「例行式」的尖叫,依然在小女孩身上逞著獸慾。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的媽媽被小女孩的呼救聲驚醒,衝向李老師,拿皮包不斷的打著李老師、嘴裡不斷的咒罵著李老師!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趕緊起身,推開小女孩的媽媽,拉著褲子趕緊往門口衝去!
        小女孩的媽媽來不及追上李老師,只能緊緊抱住躺在地上無助的女兒,心痛的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掉。不敢相信,是自己讓自己最親愛的寶貝,往「狼師」的手中送。
        全案終結,李老師在這家補習班當數學老師及娃娃車司機的時間,兩個小女孩被性侵得逞、五個小女孩被性侵未遂、十幾個小女孩被猥褻、被性騷擾的黑數未知。而這,只是李老師被發現的最後一間補習班。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被「重判」五年入獄服刑,獄中經心理諮商師判定,李老師為「兒童性侵害犯罪者」,無法根治。屢次評估都無法降低其危險因素,不管是動靜態量表或者是評估量表,都處於危險性最高等級。
        服刑期滿,李老師依然被無配套的釋放回社會,不用戴腳鐐、無法合法的監控,只能靠薄弱的警力及熱心的觀護人想辦法去關心他,沒有人知道他住在哪裡,除了政府,而人民,正在跟黑暗的他拉扯。
        現在李老師在哪?李老師還是在當老師,在補教業當小學數學老師並熱心的兼任當娃娃司機,住所則在補習班的樓上。
        他,出沒在最高誘因的地區,但沒有法律可以控管他靠近這些地方,觀護人很緊張,必須有他隨時會再犯案的心理準備,卻對他無能為力。因為,對於這樣不適用新法的「高危險性侵再犯者」,我們只能等,等他再犯案,才能將他從這個社會帶走。而這中間,不知道又要發生多少悲劇、又要犧牲多少小孩!
        而就算他再犯案、適用於新法,這個悲劇就停止了嗎?不!我們還是沒有更有力的法律去規範他、制止他!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,一個如果「白玫瑰法案」過就能有所處置的74人之一,他正在我們身邊,別人家還是我們家?不知道!除了祈求不要再有人犧牲、我們無能為力!
        而現在誰家的孩子正在被他教著數學?正在被他用娃娃車送回家?正在成為他鎖定的目標?正在被他熱心的外表欺騙著?不知道!
        我們只知道,李老師他不是「過去式」,他是「進行式」、或者是「未來進行式」
而這個「狼師」!離我們不遠,他,正在我們身邊!正在我們孩子身邊!當他牽起我們孩子的手去學數學時,另一隻可能正在侵犯著我們的孩子;當他送我們孩子回家時,我們孩子跟他道再見時,他正在算我們回家的時間,準備找機會對我們的孩子下手
        我們的孩子安全嗎?在我們為他精心挑選的學習環境?在我們小心打造、為保護他營造的成長環境?
        李老師,這74人之一的「高性侵再犯危險群」,法案不過,這樣的恐懼,我們要承受多久?
我們只是想保護我們的小孩,不要讓他們靠近危險得地方、不要讓危險的人靠近他們,這樣很難嗎?很難嗎?!
活動網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event.php?eid=216022871770860

更新活動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events/818105175003354/

5 則留言:

  1. 我是2個女兒的媽,這樣的事件讓自己好害怕喔!我們除了教自己的孩子說不,除了要他們勇敢大聲說出來之外,到底又能做甚麼呢?消極的乞求不要成為受害者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是2個女兒媽媽,我看了後,我的內心充滿疑問和憤怒,我們的社會怎麼了?人的道德到哪去了,人的良知到哪去了?首先我發現現在媒體的報到都是很多負面的新聞,真正的那一些好人好事,還有感人的見義勇為的好事,及一些孝順長輩,可以鼓舞人自強不息的真人真事,則是很少或者是到短時間,小篇幅的報到,其實我認為媒體應該有專題的報到,弘揚這一些好人好事。然我們大家可以凡是可以以他人的立場的著想。
    要如何找回人的淳樸的心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您可以多多看大愛台~~
      會看見您想要的!!

      刪除
  3. 這樣的事件、新聞,無論看幾件不同的、看幾次,每次都是人神共憤了。
    法律真的應該好好擬制給這類罪犯重刑......他們多是有病,才會一而再,但每一個被傷害的人、她們的家人,也會因為他們的病而開始生病啊!
    而且可能是終其一生,無法治癒的,不是病個5年就能痊癒的....
    唉.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雖然我以步入中年,擺脫童年陰影,看到這則文章還是餘悸猶存。

    國小的班導就是一位狼師,他會趁午休學生都趴在桌上的時候,伸手撫摸女孩發育中的胸部,讓他得不到滿足的後果是寫不完的作業。

    我告訴父母,爸媽不相信,以為我總寫不完作業所以扯謊。我在父母眼中變成愛說謊的小孩....,直到現在如果跟父母約好的時間臨時衝突,他們還是以"白賊"消遣我。

    接觸許多心靈成長的課程、閱讀許多關於愛的文章,了解到自己痛、痛過就好了,放下痛才會真正走自己的路,過自己想過的人生。

    逞罰,讓上天去執行吧!畢竟已錯過黃金處理期,唯有祈禱這樣的事件別一再發生,警覺的關心身邊正在成長中的生命。

    回覆刪除

精選文章

對於毒品問題教育部的不面對—給夥伴們的一封信

      各位夥伴晚安,今天,我想跟各位分享幾件在推動「毒品預防」—初篩噴劑的小故事,讓我們走過的歷程,都能成為各位夥伴的能量。         猶記剛從以色列帶噴劑回來時,我們覺得這是在毒品預防很大的利器,於是我們開啟了我們遊說的道路,這中間,我們找過公部門、立委、民...